该不会是真打算把我们两兄弟的账目给拖欠了或

,等你走出青龙省,到时候身上的债务就会越来越多,总有一天,你的龙帮不是被敌人打垮的,而是被自己牺牲的这些兄弟给拖垮的。”
 
    叶萧自然也明白,李凤鸣说的是事实。
 
    但是,想到那一幕幕,为了自己而不惜牺牲自己的那些人,叶萧眼眶也微微红了起来,示意坐在一旁的宁千雪递了一支烟过来,宁千雪很乖巧的将烟放到叶萧的嘴上,然后手脚有些别扭的给叶萧点燃,看到这一幕,李凤鸣才对着身旁的陈雪雅,一脸感触的道:“你平常要是有她一般的温柔,我就谢天谢地了……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1895章—第1899章     永生塔
 
        听完李凤鸣的话,陈雪雅顿时咬牙切齿起来,如果不是考虑到李凤鸣身上的伤势很严重,估计已经掐了上去了,想了想,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,叶萧抽了一口之后,眼神深邃的望了李凤鸣一眼,声音有些沙哑的道:“虽然,那些死去的兄弟,大部分我都不记得名字,但是我会让他们死得安心,就算是死了,他们的家人,也会过得很好,让他们知道,他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听完叶萧的话,整个人也沉默下来,的确,叶萧能够做到的这一点,不是他能够做到的,光是叶萧的这一份魄力,就不是他能够比拟的,毕竟,他现在的家大业大,自己手里面的哪一点财力,根本不足以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,或许是看出了李凤鸣的情绪有些低落,陈雪雅微微笑了笑道:“等以后,有的东西也是可以弥补的。”
 
    叶萧没有去理会李凤鸣这边,而是对着夏正淳,声音有些疲惫的道:“正淳,在天机市这里,选择一块风水宝地,然后建一个‘英雄冢、永生塔’,”听完叶萧的话,夏正淳整个人也是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,咬着牙道:“龙主放心,我现在放下手里面的事情,一定用最快的时间,将这一切都处理好,让那些牺牲的兄弟,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听到叶萧一步步的调配,隔壁床的李凤鸣也忍不住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和他比起来,悬殊还真是越来越大啊!”
 
    这一刻,陈雪雅也没有再安慰李凤鸣。
 
    因为,即便是她,也被叶萧深深的给折服了,整个王朝,大大小小的帮会可以说是不计其数,陈雪雅在李凤鸣的身边呆的时间也不短了,可以说,她是一步步的看着李凤鸣走起来的,李凤鸣有敌人,也有朋友,所以,大大小小的帮会她也看到过不少,但是,像龙帮这样的,的确还是第一个,也许,也只有叶萧这种有魄力的人,才能够造就一个钢铁一般的龙帮,一个就算是单独对上圣堂这样的庞然大物,也不会后退一步,哪怕是死都不会的龙帮。
 
    半个月之后。
 
    叶萧和李凤鸣都在病房里面躺了半个月,李凤鸣也不得不羡慕嫉妒恨的望了叶萧一眼,两者之间的恢复力,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,叶萧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自由行走了,而且,李凤鸣知道,叶萧估计不是可以自由行走了,而是恢复得差不多了,为了不打击自己这幼小的心灵,叶萧下床了活动了一下,才眯着眼笑着道:“都半个月了,你说,地下赌场那边,该不会是真打算把我们两兄弟的账目给拖欠了,或者是打算直接赖账了吧!”
 
    “赖账?”
 
    李凤鸣整个人也是一愣。
 
    正准备说不可能,但是一想到,叶萧这一次赌的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而是一笔真正的天文数目,四百个亿,再翻一百倍,可就是四万个亿,如果他李凤鸣又四万个亿,最起码十年之内,也不会为了钱而头疼了,就算是叶萧这里,花钱简直就如同流水,四万个亿,也足够他折腾好几年了,当然,要想大规模的配备‘屠神’似乎还有一些困难,毕竟,那玩意才是真正烧钱的,李凤鸣考虑了很久,才阴沉着脸道:“妈的,你别说,你这样一说,我还真觉得有可能。”
 
    听到地下赌场真有可能会赖账的时候,叶萧脸色瞬间就变得狰狞起来。
 
    现在的龙帮,可以说全部都在等着地下赌场的这一笔钱好开锅,看到叶萧的神色,李凤鸣赶紧道:“你小子,不会真打算和地下赌场硬碰硬吧!”
 
    “还没人敢欠我叶萧的钱不给……”叶萧冷声笑道。
 
    “疯子……”李凤鸣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地下赌场可不是圣堂,到底有多庞大,根本就是你不能够想象的存在,得罪了圣堂,我们还有一线生机,要是得罪了这个地下赌场,估计我们两个都会瞬间灰飞烟灭,你小子还是给我收敛一点,不要动不动就跑去惹事,我这边会想办法,和地下赌场的那些高层进行交涉,争取和平的将我们的钱拿过来……”
 
    听完李凤鸣的话,叶萧不置可否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就看到夏正淳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,一脸兴奋的望着叶萧道:“龙主,我们龙帮的‘英雄冢、永生塔已经建设好了,所有龙帮牺牲的兄弟,也全部都迁移到了永生塔里面去了,你要不要去看一看?”
 
    听完夏正淳的话,叶萧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,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并没有跟过去,他现在虽然下床不是很吃力,甚至也可以自由活动了,只是一身的实力还没有恢复,但是他很清楚,这样的场合,自己也不适合参加,望了一眼身旁的陈雪雅,微微摇了摇头叹道:“这小子简直就是他妈的一个怪物,横空出世的一样,到现在,我都还没有搞清楚,这小子的龙帮到底是怎么折腾出来的,外表看起来,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,一个龙帮就给蹦跶出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