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雪松这种小人得势的模样都深恶痛而坐在另外

……”
 
    叶萧知道,李凤鸣说的是实话,点了点头道:“需要多久?”
 
    听完叶萧的话,李凤鸣微微想了想,才咬着牙道:“一个月,只要给我一个月的时间,我一定去地下赌庄的总部,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……”
 
    叶萧转过头,望向身旁的周凯,沉声问道:“这里还能够拖多久?”
 
    听完叶萧的话,周凯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神情,微微摇了摇头道:“最多一个星期,光是受伤的兄弟这里,我们的钱就会告捷,而且还有其他地方也需要钱,根本就拖延不了一个月,而且,我这一次把我们那些产业的流动资金,也全部都抽调了出来,如果在一个星期之内,不将这些资金的缺口填补上,到时候,我们龙帮的所有产业恐怕都要瘫痪,而且,一个星期还是我估算的最大时间,计划比不上变化,没准三五天,我们龙帮都拖延不下去。”
 
    听完周凯的话,叶萧对着李凤鸣耸了耸肩,笑着道:“不是我不听你的,你也看到了,这一次是真的拖延不了一个月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翻了一个白眼,没有理会叶萧,而是直接对着周凯道:“龙帮拖延一个月,需要多少钱?”
 
    “拖延一个月?”
 
    周凯也有一种想死的心,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一个月需要的钱,差不多已经将我们龙帮的全部事情都处理好了,我大楷算了一下,这一次因为死亡了太多的兄弟,需要的钱不是小数目,最起码也要一千个亿才能够足够……”
 
    听到一千个亿的时候,李凤鸣也恨不得将周凯一把给掐死,他算上上一次在叶萧这里分的五百个亿,全部家产现在算下来,估计也只有七百个亿左右,就算全部拿出来也不够,而他也很清楚,龙帮这一次死了接近三万人,还有一万多人躺在医院里面,至于,叶萧拿出来的那个补偿制度,简直就是坑爹的天价,他完全就承受不了,咬了咬牙道:“我就陪你再走一趟那个地下赌庄吧!”
 
    叶萧点了点头,看到黑寡妇,陈雪松一群人也站了起来,叶萧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只要玉儿陪我一起去就可以了,你们该干嘛就给我去干吗,别给老子一起去添乱。”
 
    听完叶萧的话,其他人也没办法反驳,谁让他们的实力太差,一个个连玄级武者的境界都没有达到,一直到叶萧几人走了出去,陈雪松才一脸泄气的望着身旁的黑寡妇,直接问道:“黑寡妇,怎么样?这一次和玄级武者的人交手,有没有要突破到玄级武者的境界?”
 
    黑寡妇回过头,望了陈雪松一眼,淡淡的摇了摇头,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道: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听到黑寡妇没有的时候,陈雪松直接就从椅子上面跳了起来,一脸小人得志的笑道:“哈哈,这一次你总比不上我了吧,老子已经有感觉了,我很快就能够突破到玄级武者的境界了,到时候,只要我一成为玄级武者,我们两个再出去打一场,看看你是不是和龙主一样的变态,可以越级把我陈雪松给打败。”
 
    听完陈雪松的话,周围那些龙帮的成员,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满是鄙夷的神色,显然,对陈雪松这种小人得势的模样都深恶痛绝,而坐在另外一边的陈灵芝,只是淡淡的撇了陈雪松一眼,就缓缓开口道:“你这样的感觉,我在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有了,但是已经过了十年时间,我一样还是没有突破,相信,只要是黄级后期的武者,都会有这样的感觉,但是想要突破。却是千难万难,有的人就算是一辈子,也未必能够突破到玄级武者的境界。”
 
    陈雪松整个人也是一愣,傻傻的望着陈灵芝,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你说真的?”
 
    陈灵芝点了点头,淡淡的道:“你要是不相信,就去问一问其他那些黄级后期武者的兄弟,他们会告诉你,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。”
 
    这一次,陈雪松是真的泄气了。
 
    不过,陈雪松就是陈雪松,一分钟不到,就看到陈雪松抬起头,一脸得意的望着黑寡妇,嘿嘿直笑的道:“我可不是一般人,我是陈雪松,我相信,我要突破到玄级武者还不是那么困难的事。”说完撇了一眼黑寡妇,继续笑道:“而且,我现在可比你要抢先一步了,就算是有机会突破,我的机会也比你要大很多,不是?”
 
    “要不要现在打一场?”黑寡妇抬起头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陈雪松问道。
 
    听完黑寡妇的话,陈雪松顿时缩了缩脖子,他很清楚,现在和黑寡妇打上一场,绝对是找虐,赶紧转移话题道:“你们也看到了,上官玉儿那个娘们这一次有多变态,而且是我们龙帮的玄级后期武者了,你们说,上官玉儿要是对上我们龙主,到底是龙主强一点,还是上官玉儿要厉害一点,我估摸着,应该是上官玉儿更厉害一点吧!”
 
    “我觉得龙主要强一点。”陈灵芝想了想才一本正经的道。
 
    陈雪松摇了摇头,道:“上官玉儿的那个春秋烟雨剑法,实在太精妙诡异了,没见,几个玄级武者,被他一招就给秒杀了,就连圣堂的那个赫连马赫,都不是他的对手,我估计,龙主就算是对上上官玉儿也很悬。”
 
    “龙主厉害点。”黑寡妇淡淡的道。